客服(投诉)热线:400-020-6388|电话委托:020-22139806|出入金:020-22139807
登录|注册 加入收藏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关于我们公司动态

【期货日报】金融扶贫活水来,润泽草原农户家

浏览数:6004    发布时间:2020/9/17 18:21:23




经过近年来的发展实践,“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探索出了一条适合我国当前实际、提升农业补贴资金使用效率、保障农民稳定收入的有效途径。该模式构建了可持续的、更完善的农业保险机制,对解决“三农”面临的市场价格波动风险,促进农民稳收、增收,提升广大农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具有积极意义。


近日,期货日报记者跟随大商所调研团队,来到刚刚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内蒙古乌兰察布四子王旗,对当地玉米价格保险项目的实施效果进行实地调研。


当地农户:积极参与


为确保脱贫攻坚战圆满收官,去年“大商所农保计划”对在国家级贫困县开展的项目给予倾斜,通过合理分配项目补贴资金,减免贫困户的保费支出,全年引导26家期货公司、6家保险公司在24个国家级贫困县和7个省级贫困县开展31个试点项目,为超过5.6万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保障。记者此次走访的四子王旗玉米“保险+期货”试点,就是这31个试点项目之一。


在国家级贫困县、集中连片特困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开展的玉米“保险+期货”试点项目,覆盖玉米种植面积1.7857万亩,现货总量约1.25万吨,惠及吉生太镇、忽鸡图乡、大黑河乡和库伦图镇等多个乡镇的175户农户和1家合作社,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53户,占比86.9%,共计为当地农户提供2500万元的风险保障。地方农资龙头企业积极引导地方种植户参加试点,并为参保贫困户提供部分保费支持。去年12月,该项目顺利结项,产生赔付约150万元,赔付率高达210%,户均赔付8522元,充分保障了当地农户的种植收益。


据了解,四子王旗人民政府对该项目给予高度评价,提供了项目落地的具体建议,专门发布公告全力支持并配合该试点项目的各类工作,利用政府公信力提升当地农户的参保积极性,使项目具有可持续性。保费方面,普通农户自缴比例为30%,贫困户自缴比例为10%。此外,内蒙古好农好牧实业有限公司为贫困户提供20%的保费支持。


当过工程兵的贾大爷是四子王旗吉生太镇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说起玉米“保险+期货”,贾大爷沧桑的脸上满是笑容:“政策出来的第二天,我就交钱了,贫困户每亩交4元钱,最后赔了8000多元,对我们帮助很大。”


据贾大爷介绍,由于家人生病,家里开销增加,入不敷出,出于轮作考虑,原来种葵花子的地基本都改种了玉米。但去年积温低,收成不好,而且玉米价格也低,对像贾大爷这样以农为主的贫困户而言犹如雪上加霜。8000多元的赔付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对年收入只有3万多元的贾大爷来说却是雪中送炭。


更难能可贵的是,当记者提到如果玉米价格上涨,可能不产生赔付,保费就会白交了时,贾大爷直言,“这些保险公司都跟我们说得明明白白,我们都理解,价格险就看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赔不赔我们心里都清清楚楚的。而且玉米价格涨了,我们的收入自然就高了。”


由于是贫困户,各项补贴过后,贾大爷仅需承担保费的10%,也就是每亩4元的保费。“再多就不行了,投入多了我们拿不起。”他说。


据他介绍,正是因为有了“保险+期货”,他才敢放心大胆地改种玉米,而且当地政府相关人员、保险公司详细讲解了相关政策,他们对期货价格波动也有了一定的认知。


与贾大爷相比,邻居段大哥在当地算是种植大户,共400多亩耕地,其中300亩种了玉米,但受当地储存条件的限制,玉米收下来就要卖掉,因此玉米价格波动对他的影响很大。“一亩12元保费,最后赔付了25000多元,不然我去年种玉米得赔更多。”段大哥说,由于天气原因,去年玉米产量低、质量差,种玉米不赚钱,一亩多得赔200元左右。“保险+期货”大大减轻了农户的种地压力,所以今年他并未减少玉米种植面积,而且不管玉米价格高低,都愿意积极参加试点项目。


地方政府:大力推广


“保险+期货”项目能顺利推广,当地政府功不可没。据四子王旗农牧和科技局副局长高文喜介绍,四子王旗是一个农牧结合的地方,耕地面积约200万亩,种植面积每年在175万—180万亩,种植的作物主要是马铃薯、玉米和小麦。当地农户种地已经不是为了温饱,而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经济效益,所以价格是农户重点关注的因素之一。玉米在内蒙古粮食作物种植结构中占有较大的比重,近年来受玉米价格上扬、农户种植意愿较强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内蒙古玉米种植面积逐年增加。同时,受多重因素影响,玉米价格波动剧烈,玉米的稳定种植和玉米产业的健康发展面临考验,直接影响了农户收益。


据了解,四子王旗作为国家级贫困县,是扶贫攻坚工作重点县,助农增收和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2018年全旗玉米种植面积为21.6万亩,产量为13万吨;2019年全旗玉米种植面积为20.8万亩,预计产量为12.5万吨。截至2019年4月,四子王旗贫困人口为1.1万人,2019年贫困户玉米种植面积约1.2万亩。在玉米行情波动剧烈的背景下,如何借助金融工具来规避玉米价格下跌风险,稳定农户种植收入,保障农民利益,显得尤为重要。


高文喜表示,由于当地三分之一的耕地集中在种植大户、合作社以及其他县乡主体,他们投资大,风险也大,风险管理的意识也更强。“保险+期货”能在当地顺利开展,除了政府、期货公司和保险公司的积极努力,当地种植大户也对该项目的顺利推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据介绍,内蒙古好农好牧实业有限公司是该项目的积极参与和推广者,该公司是四子王旗最大的化肥、地膜、种子、饲料等涉农产品销售综合性公司。为了推动本次试点项目在区域内顺利推广,并激发贫困户参与项目的积极性,考虑到试点区域为国家级贫困县,参与项目的贫困户自行筹措部分保费存在一定难度,内蒙古好农好牧实业有限公司本着支农惠农原则,无偿为贫困户提供20%的保费支持,以减轻贫困户经济负担。由于该公司与农户交往较多,在农户中信任度很高,他们的宣传为试点项目顺利开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高文喜表示,未来希望有更多能为农户带来切实好处的项目落地,支持贫困地区的经济建设。他们也会努力提高农产品种植技术水平,提高产品质量,增强竞争力。同时,他也表示,该项目效果非常好,希望以后能推广到更多的农产品领域。


期货公司:探索新路


2015年,大商所积极适应市场发展趋势,将已有的场外期权试点模式完善升级,并引入保险机构,推出“保险+期货”这一服务“三农”的新模式,为解决农产品价格补贴问题探索了新路子。


作为四子王旗玉米“保险+期货”试点参与方之一,广州期货总经理严若中表示,“保险+期货”模式推出以来,受到社会各方广泛关注。2016—2020年,“保险+期货”模式连续5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保险+期货”试点的充分肯定和高度重视,同时也反映出组织动员金融机构,探索期货市场服务“三农”新模式的重要意义,也让市场参与者深受鼓舞。


据严若中介绍,考虑到参保农户大部分为贫困户,自行筹措保费较为困难,在此次项目开展过程中,广期资本(广州期货风险管理公司)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经分析推演,在设计保险产品和期权产品时加入了封顶条款,在充分保证农户利益的前提下使单位保费支出明显减少。得益于团队在产品设计、风险对冲及行情研判等方面的专业优势,该项目最终实现了较高的赔付率。


“保险+期货”试点项目在不违背市场规律和贸易规则的情况下,提供了一条能够稳定农业生产和农民收入的新途径,拓宽了农产品避险渠道。尤其是在我国大部分农产品生产种植仍然“小”和“散”、农户抵抗风险能力差、种植积极性易受价格波动影响的背景下,试点项目的落地一方面可以提供全方位的价格保险服务,解决农户不同的避险需求,另一方面通过价格保险稳定收入的方式,也可以增强农户的金融意识和风险管理意识。


经过数年探索实践,一些期货公司尝试开展商业化“保险+期货”项目。据严若中介绍,广州期货已经开展了多个商业化“保险+期货”项目试点。去年7月,广州期货首单以现货价格结算的鸡蛋“保险+期货”项目正式落地。该项目的参与方包括广期资本、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绵阳市分公司和当地的蛋鸡养殖大户。养殖户向保险公司购买现货价格保险,当市场平均价格低于投保价格时,保险公司对养殖户进行赔付;保险公司在承保过程中,向广期资本购买鸡蛋看跌期权,转移部分价格风险;广期资本针对不同阶段的基差变动情况设计期权方案,并在期货市场进行对冲。该项目承保鸡蛋800吨,承担风险责任金额554万余元。该项目将基差风险成功地从养殖户转移至保险公司,提高了养殖户的接受度,切实保障了养殖户利益,为“保险+期货”模式拓宽了道路。


保险公司:主动求变


“现在种植大户和合作社对‘保险+期货’的接受度越来越高,我们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为了降低成本,去中介化是大趋势,如果单纯做价格保险,几年之后期货公司就可以甩开我们,直接对接种植大户和涉农机构,因此希望政府能支持开展收入保险。”中华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农村事业部总经理李志哲一句话道出了保险公司在“保险+期货”项目中的尴尬境地。


在调研中,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大多数农户的种植模式目前还是小而散,对利用场外期权对冲风险的认识有限,因此在管理价格风险时,引入保险公司这个“中介”,更易被农户接受。但随着农业集约化的发展,农业种植会逐渐集中到合作社、大企业手里,这些主体风险管理意识较强,可以直接对接期货公司来做价格风险管理。这样一来,做了大量基础工作、现在已经达到一定专业程度的保险公司便没了用武之地。


“比如内蒙古好农好牧实业有限公司下一步可以成立一个部门专门做模型设计,对接期货公司,可以参与场外期权,做价格风险管理,而且还可以把存货放到期货市场,既没有储存问题又不用担心变质。通过利用金融工具,价格风险、存储成本等问题都解决了,自己也能省很多事。”李志哲表示,目前四子王旗土地集约程度不高,企业规模也不大,在利用金融工具服务实体生产方面还没有达到一定高度,但5年之后发展到什么程度就难以预测了。


“收入险才能更好地保障农户收益,而且收入险包含两个变量:产量和价格。价格风险由期货公司承担,但产量这个变量的风险就必须由保险公司承担,因为核心产量数据在保险公司。这样保险公司的存在感和作用就更强,积极性也就更高,能把期货公司、保险公司、农户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李志哲表示。


“如果财政补贴不仅仅用于成本保险,而是把成本类保险与期货价格保险结合起来,给予补贴,应该说是创新、超前的模式,而且我认为这是趋势,即使现在不去做,三四年后还是要这样发展。”李志哲表示,希望能尽快把财政补贴用于收入类保险,这也有利于“保险+期货”走向商业化。


服务“三农”:行则将至


由于供需错配,当前市场对于玉米供应缺口逐渐加大,已基本形成共识。因此,今年以来,玉米市场看涨氛围浓厚,玉米期货主力合约呈单边上涨态势,从年初的1816元/吨涨至目前的2370元/吨,累计涨幅达30.5%。“保险+期货”保的是种植户面临的玉米价格下跌风险,在当前玉米价格高企而且看涨情绪依然浓厚的情况下,会不会影响到农户的参与积极性呢?


“新季玉米还没上市,现在价格高不代表以后价格还高,而且价格高更容易产生跌价风险,因此不会影响农户投保的积极性。”上述受访人士均表示,现在农户对“保险+期货”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不会因为价格高就不投保。


对于玉米价格,严若中表示,当前价格上涨主要还是因为供需错配,全球流动性宽松也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就玉米价格而言,短期仍有上涨空间,但长期看有很大不确定性。


通过走访,期货日报记者发现,推广“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以来,对农户特别是贫困户的帮助很大,更重要的是让各方包括农户、涉农企业以及政府对期货市场和“保险+期货”项目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


从2015年推出“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模式,到如今深化拓展的“农民收入保障计划”。大商所在构建可持续、更完善的农业保险机制,满足涉农主体的规避价格风险需求,促进农民稳收、增收等方面,一直在努力。经过多年实践,政府及相关部门逐渐认识到“保险+期货”模式的效果和意义,参与度越来越高。但从“支持引导”到“自主开展”,从扶贫计划到商业化运作,“保险+期货”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责任编辑:赵彬  主管:宋世安